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ceo访谈 > 文章

专访小米CEO雷军:我们仍坚守金山使命

作者:雷建平

来源:雷帝网

发表时间:2019-11-20

新闻图片

金山办公11月18日在科创板上市。金山办公也成为雷军系核心板块首家上市的科创板企业。小米CEO、金山软件董事长雷军在上市致辞中说,以金山WPS为核心的业务1999年计划筹备上市时,葛珂就是董秘,没想到一等20年,现在葛珂已成金山办公CEO。最终,WPS抓住了免费和移动互联网的机会,迎来了今天的发展,并且上市就募集了44.59亿元的资金。

金山办公最早可追溯到31年前。当时计算机在全球快速发展,但中国人还没有自己的中文处理软件。金山创立的初心是要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。

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24岁的求伯君夜以继日,最终一个人用汇编语言写了12万2千行代码,WPS1.0横空出世并获得成功,开启计算机中文办公时代。

雷军昨日在上交所接受雷帝网等少数媒体采访时说,金山办公和微软的竞争就是一个以弱胜强的故事,感谢移动互联网,让金山办公在移动互联网上比微软走得更快。

金山办公的发展并不容易,早年时,曾遭遇了前有微软,后有盗版的窘迫。

雷军就说,过去这么多年,有很多人很多次劝他放弃WPS,但金山软件能将WPS坚持下来,还是与金山的使命息息相关,这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决定。

金山办公CEO葛珂也说,求伯君和雷军很有韧性,用迂回的方式带领金山生存下来也保住WPS这个火种。WPS养不住,就用游戏养,用金山毒霸养,用金山词霸养。

最终,WPS抓住了免费和移动互联网的机会,迎来了今天的发展,并且上市就募集了44.59亿元的资金。

如今,WPS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办公市场占据领先地位,并且支持全球46种语言,成功覆盖全球220个国家和地区,月活跃用户3亿多人。


以下是专访小米CEO、金山软件董事长雷军实录:

雷建平:您陪伴WPS 20多年起起伏伏,最艰难的时候对WPS也没有放弃。现在作为金山软件的董事长,金山办公在科创板上市,开盘时市值突破600亿,您是什么样的心情?

雷军:我的心情无比激动,激动的原因很简单。WPS到今天为止干了31年,以WPS为核心业务的上市干了20年。当这些真正发生的时候你都不敢相信,等的时间太久以后你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金山更偏向于程序员文化技术立业

雷建平:您之前当了很多公司的董事长,现在只当了两家,一家是小米董事长,一家是金山软件的董事长,在您眼里,小米和金山有什么不一样?

雷军:一家是我在40岁以前参与创办的一家公司,一家是我40岁以后办的一家公司,两家公司的风格差异非常大。

金山更偏向于程序员文化、技术立业,小米显得更年轻、更创新,而且是软硬结合模式,当然这两家公司骨子里的东西是一样的,都是非常有梦想、有追求的公司。

我在金山主要干了三件事情。第一件事情,梳理公司的战略、使命、文化。一个公司已经经营了31年,它的使命非常非常重要。

其实在过去这么多年里,有很多人很多次劝我放弃WPS,但我们能够坚持下来,我觉得还是跟我们的使命息息相关。其实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决定。

我们这两天也在回顾,比如2000年的时候,WPS的发展已经遇到了巨大的瓶颈,我们需要推倒全部重写,这对2000年的金山是巨大的投资。

我们当时正准备国内的A股上市,对利润的要求非常高。在那个时候我们砍掉了一个很重要的项目叫IWPS,确保了整个WPS的重写,这个重写我们原来预计三年,后来干了五年。

2000年开始到2005年才正式发布,今天我们用的WPS还是以2000年搭的架构为核心一直迭代到今天的。就是为了我们心中的梦想,在当时坚持重写,而且坚持不放弃,这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情。

金山的英雄色彩依然很浓

雷建平:您评价金山办公上市是英雄的梦想,为什么用英雄的梦想来形容。

雷军:早期的软件公司,本质上都是个人英雄,比如说求伯君,那是一个个人英雄时代,工程师和程序员足够强,就是偶像效应,大家都希望成为明星,我愿意加入金山也是被求伯君感召的,我们之所以愿意坚持下来,也是要成就一个伟大的事情。

其实今天的互联网公司,基本上都是大规模团队作战,个人英雄会越来越少,但金山的英雄色彩还是很浓的,也是这个原因,一代代程序员在传承。

金山是一个很强的程序员文化的公司,否则,我们早就被其他公司挖光了,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在金山。我觉得除了不错的报酬以外,金山还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愿意成就梦想的环境和文化。

这种文化和环境帮我们留住了大量优秀的人才,比如说金山办公科创板上市,兄弟们几十年的付出都得到长期的回报,可能也不在他们计划里,但我们这些制度安排使大家觉得无怨无悔,这一点也很重要。

雷建平:感觉WPS团队比金山其他团队还要更加稳定。

雷军:如果WPS团队不稳定,他们早就挂了,和他们谈,他们自己有时候也要放弃了,所以说还是上下一心。

我认为WPS拥有一种独特的文化,就是很安静,大家做事情简单,把事情做好为原则,而且人比较单纯,绝大部分都是程序员,每一代的负责人都是那种很简单,很纯粹的人。

很多人不当总裁,当程序员。对他们来说,写程序带来的快乐比当副总裁带来的快乐要多。比如,董波在金山干了2627年,都是他们主动找我,举荐更优秀的人,而且说他们更喜欢写程序。

这个氛围就是这样一点点形成的,往往负责人都是当时技术水平最高的,只有技术水平能服众的一群人,我们选把事情做好的这样一群人,形成了志存高远,脚踏实地的一种文化。

我们选择了一种同样的人,WPS技术负责人换了五六波人,但一直稳定到今天,是不可思议的,今天来看,无论是葛珂还是章庆元,他们都在金山二三十年了。

当金山董事长主要做了三件事

雷建平:您是2011年出任金山软件董事长,当时决定把事业部拆分为子公司,什么事情触动您做出了这样的决定?

雷军:当时金山董事会一直劝我接金山,可是我已经在创办小米,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同时经营两家公司,所以我一直在拒绝,后来求总他们经常找我谈心,谈心的频度已经超过了我去管这个公司的时间。

后来我们小米几个合伙人商量了一下,说要是这样还不如直接管了得了。

今天的问题是怎么样在创业小米的过程当中管一家上市公司,而且这家公司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,这是摆在我面前是一个巨大命题,我不可能像full time CEO去管金山。

那我应该怎么管,我当金山董事长,一上来股票涨了很多,因为这会造成一个误解,小米的投资人也疯了,一周以后小米宣布说我们在干小米,金山股票又跌到两块多,弄得我挺难看的,这个时间段里,我面对一个困难,没有时间,把一个有二十多年历史有很多困难的公司经营好。

所以第一件事情化繁为简,关停并转,先确定我们的主业是什么,凡和主业无关的想各种方法全部拆掉,半卖半送。我们把所有无关业务都停掉了,重新聚焦三个业务,WPS、毒霸、西山居。

第二条是包产到户,如果我没有时间管,是不是要找信任的有能力的人让他们管,把他们的利益和公司利益高度绑定,把金山集团变成一个控股公司,而不是一个经济实体。其实我就当了个董事长,董事长只要管好文化、人、战略就行了。

我找了傅盛,葛珂团队和邹涛团队,成为了三个CEO,我们设计持股制度的时候,大家还都掏了点钱,我和他们说,如果一分钱不出,很容易觉得是送的,送的东西就不珍惜。

我们设计了很好的架构,让他们自己掏一部分钱,公司借给他们一部分钱,让他们成为公司的拥有者。我觉得当时葛珂、邹涛压力还是巨大的,毕竟掏了那么多钱,如果没经营好也是一个压力。但是今天回顾的时候,再想他们掏的钱可能是象征性的。

我们很好做到了包产到户,和公司发展,和今天的受限股和期权是有点不一样的,像早期的小米,大部分的员工都掏了钱。掏钱和不掏钱在初期对中国人还是有本质差别,很多人掏钱以后觉得参与感完全不同。

第三条是去掉KPI2010年小米开始去KPI2011年我回金山把利益考核指标去掉了,要做正确的事情,保持业务的高速成长,利润是随之而来的。

当年金山的利润是靠省吃俭用获得的,才开始有点微薄的利润,我说这些利润我们全部放弃了,我要求的是月对月成长,我当时提的是每个月环比成长10%。确定了以增长为核心,然后转型移动互联网。

第四条是放水养鱼,把KPI去掉让大家做正确的事情,松绑,然后战略转型,还有和他们说腾龙换鸟,我们得做新的事情。

你今天看我们拥有了WPS1988年干的,毒霸,1997年起家的,西山居1995年干的,我们干的事情都是二三十年前干的,能不能干点未来的事情。

仔细想想金山这么大的规模,在2012年、2013年决定投十亿美金做金山云,还是挺难得的。金山云是靠不怕死冲出来的,金山的规模要扛住云服务的巨额投资是不可思议的,当时我就说我们的业务不能全是过去的业务,不能吃老本,我们当董事长要做面对未来的事情,金山很早期开始大规模投入云服务,而且不管不顾。

使命和梦想对企业穿越周期很重要

雷建平:金山软件已经是一家30年多的企业了,您觉得企业怎么样穿越这么长的周期。

雷军:企业要穿越周期,还是要有使命和梦想,这个使命和梦想是不是大家共同的,在很多很细微的时候,在灵魂拷问的时候你会选择什么往往都是使命决定的。

所以我们办金山的时候,就曾想能不能让我们的软件运行在世界上每台电脑上,成为一家世界级的伟大公司,这种梦想使我们选择的时候,往往选择了那种有机会成为伟大公司的方向。就是使命和梦想的牵引。

第二个是对人才和对技术的重视,张旋龙找了求伯君,求伯君找了我,我找了邹涛,这一群人,我们对人才重视。

第三个是利益的分享与传承,虽然我们只有31年,最早从张旋龙传到求伯君,传到我,现在我让邹涛做CEO,已经有四个CEO了,交接非常平稳,而且公司还在朝着稳定的目标发展,就是使命和梦想,第二个就是人才,对人的重视。第三个对利益的分享。

你要想没有合适的利益分享和传承,大家怎么样为了同一个目标一代代往上冲,金山还是有效的把这个事情处理好了,三十多年的公司可能都会面临传承问题,我觉得金山应该处理的是比较好的。

与微软竞争是以弱胜强的故事

雷建平:金山作为民族软件排头兵,与微软也斗争了很多年,怎么看和巨头的竞争。

雷军:首先不能够害怕,直面这些巨头时如果害怕,一怯场基本上就输光。

我觉得金山在那些年里面是以卵击石,但梦想还是要有的,如果你不去试,你可能一上来就输了,当你试完以后,这些对手还是无比强大,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。

今天金山办公和微软的竞争就是一个以弱胜强的故事,其实我们今天能够移动互联网这么大,我们感谢移动互联网,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上比微软走的快,一个新机会新赛道我们走的比微软快,因为我们比他们灵活,反应快。

在这个竞争里第一个要相信坚持的力量,等待一些时间点,主要是坚持了这么多年,而且遇到了移动互联网,我们把握这个机会比对手快。

雷建平:移动互联网对WPS的影响有哪些?您对金山办公未来有哪些期待?

雷军:在2011年我出任董事长以后,当时我们WPS刚刚收入过1亿人民币,有了一些微薄的利润,这是早期WPS挺赚钱的,后来有20年都是不赚钱的。

2011年、2012年刚刚吃上饭,过上点小日子,我就跟他们说一定要转型移动互联网,但是在移动互联网下办公软件怎么做也不知道,我给他们的要求是干了再说,而且不再考核利润。

而且当时我们刚融资5000万美元,我建议他们在两到三年里面把5000万美金全部投到研发上,全部转型移动互联网。你不进去干你不知道怎么干,你只有进去做了才知道方案在哪里。

所以后来把他们一脚踹到移动互联网里面,我们很多会议上都说不再考核利润,把我们的钱都投入到研发上,而且大规模推动移动互联网转型,一定要做手机的版本。

今天我们来看,今天WPS的成功肯定是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成功的,WPS也成了手机上最常用的办公软件,我相信WPS在手机上会越来越好用,目前在全球月活跃也突破了1亿人,不算中国的用户。我相信WPS在全球都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。

雷建平:您怎么看5G+人工智能+云计算+大数据,谈谈技术发展趋势。

雷军:我们把这次机会叫做超级互联网,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到下一代超级互联网,超级互联网就是融汇了5GAIIoT包括ABCAI、大数据和Cloud,我觉得这是一个技术爆炸的时代,而且我觉得未来的可连接性,连接的设备数和可想象的才刚刚开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,若转载请写明来源。


下一篇: